【深圳到香港集運】 【深圳到香港集運】 
【深圳到香港集運】 
吳玉山:拜登當選中美仍競爭 台準備頂逆風
//112421.bmw4455.vip   2020-11-08 00:24:45


吳玉山。(中評社 鄭羿菲攝)
  中評社台北11月8日電(記者 鄭羿菲)“中研院”院士、台大政治系教授吳玉山在論壇上表示,中國是歷史上這個區域的第四度崛起,合蘇聯及日本過去對美的軍事、政治意識形態、經濟挑戰為一,權力轉移是當前國際關係緊張的根本原因,“未來可見中美緊張不會緩解,新冷戰已經出現”。若民主黨的拜登當選美國總統,中美衝突還是不會減少,但拜登會強調戰略鷹派,在經濟上不會以關稅作為主要的手段、美國傳統戰略盟友的地位會大幅度增加,且會在若干領域與中國大陸尋求合作。

  吳玉山說,中美競爭的根本結構未變,會有越來越多國家成為夾處在兩強之間的“中小國家”,而台灣2016年開始選擇做為“美國的夥伴”,在老大哥換人(拜登若當選)的情況下,台灣勢必要調整腳步,以往順風而行,現在要準備開始頂住逆風。

  長風基金會與台北論壇7日共同於集思台灣大學國際會議中心舉行“美國總統大選後的東亞新局勢”論壇,由前“行政院長”、長風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主持,並邀請“中研院”院士、台大政治系教授吳玉山、前“國安會秘書長”、台北論壇基金會董事長蘇起與談。吳玉山以“美國大選後的強國逐霸、弱國圖存”為題演講,而蘇起則以“美國大選後的兩岸關係”為題演說。

  吳玉山在論壇表示,中國的再起,是回復在歷史上這個區域的標準格局,而大陸是第四度崛起(秦漢、隋唐、明清),也因此改變了整個世界的戰略格局,1821年的中國佔世界GDP30%,幾年後大陸將回到那樣的光景,因此自然會讓世紀霸權美國感到威脅。

  吳玉山指出,過去的蘇聯對美國有軍事與政治意識形態的挑戰、日本則對美國有經濟的挑戰,而現在的中國大陸則合二者為一。在這樣的政治、軍事、經濟與意識型態的權力轉移是當前國際關係緊張的根本原因,未來可見中美緊張不會緩解,新冷戰已經出現,而介於大國間的“中小國家”將長期處於困難的抉擇狀態,這一切是國際體系結構下的必然,全球化無法將其緩解。

  吳玉山說,世界的權力轉移結構,決定了中美之間的衝突,可以改變衝突形式,但是根本原因不會改變,變得是“衝突的程度與形式”,不變的是基於結構所產生出的衝突。

  吳玉山認為,所謂的特朗普主義,特別著重於中國大陸對美國的經濟挑戰,包含三個主要因素,中國、經濟、速效,也因此忽略歐洲、不重戰略、無長遠規劃、實行結果對美國的盟友構成極大壓力,特朗普就是21世紀的重商主義者。而在特朗普陣營中,經濟鷹派勝於戰略鷹派,一切以經濟利益為優先,不少人認為美國貿易代表賴海澤對中強硬,但中美貿易協定達成後,賴海澤即全力維護,不讓任何其他貿易議題影響到經濟協議的施行,包括台灣等,這是經濟鷹派的特性。

  若民主黨的拜登當選,吳玉山指出,中美衝突還是不會減少,但拜登會試圖轉變特朗普的對中政策,戰略鷹派會壓倒重商主義的經濟鷹派,會更重視戰略安全,在經濟上不會以關稅作為主要的手段,而會更在意智財權、反對強制性的技術轉移,與市場開放等;而美國傳統戰略盟友的地位會大幅度增加,且會在若干領域與中國大陸尋求合作,如環保、氣候變遷,甚至是抗疫,但拜登“倒撥時鐘”的能力可能有限,因為冷戰帷幕正快速降下。

  吳玉山表示,中美競爭的根本結構未變,會有越來越多國家成為夾處在兩強之間的“中小國家”,成為全球普遍的戰略結構,而這些“中小國家”可以扮演三種角色,包括夥伴、避險者與樞紐,台灣在2008年到2016年選擇作為避險者,2016年開始則選擇做為“美國的夥伴”,作為特朗普政府最忠實、賣力的小老弟伙伴,一切依靠美國,在老大哥換人(拜登若當選)的情況下,台灣勢必要調整腳步,沒有其他選擇,這是台灣政府當前的最大挑戰,以往順風而行,現在要準備開始頂住逆風。 


【深圳到香港集運】 


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【深圳到香港集運】 【深圳到香港集運】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  

 相關新聞: